那人顯然餓得狠了,聽她以食物相誘,不禁心動,沉吟一陣,才傲然道:「我姓尹,單名一個潼字。」

博客來網路書局

趙真正色道:「尹大哥,我不食言,再請你喝一杯酒。」說著又端過一杯酒,餵他喝下,回頭向在廚房門口探頭探腦的文素道:「文素,快替這位大哥拿一碗紅燒肉飯來。」文素應了一聲,跑進廚房去了。

酒肆中眾人都望著趙真,暗自驚訝。大家雖素知她豪爽好客,這回眼見這囚犯情狀悲慘,想讓他開懷一些,原也是趙真會做的事。但此人乃是個惡名昭彰的大盜,她公然請他喝酒吃飯,卻也未免太不給陸廣運面子了。

陸廣運在旁瞧著,臉色果然越來越難看,但卻始終忍著沒有開口。陸少鴻更是又驚又怒,若非他父親連使眼色阻止,怕就要跳起來指著趙真破口大罵了。

趙真對陸家眾人視如不見,拉了張椅子在尹潼身邊坐下,說道:「剛才咱們大家都聽見了,你往年幹下了好幾宗大案,手法神乎奇技,令人瞠目結舌。我很好奇,一心想向閣下請教請教。先說青幫的米罷。那些米,你究竟是如何運走的?」

尹潼嘿了一聲,說道:「往年小事,豈足掛齒?」

趙真笑道:「你不願說出看家本領,掀了自己的底細,這我也理會得。但咱們這些人恰好遇著天雨,聚集在此,有緣遇上你,大家一起向陸二爺求個情,請他這一路上少讓你吃點兒苦頭,憑著這點情分,請你跟大夥兒說說當年的故事,也不算虧了罷?」(待續)

(中國時博客來網路書店 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