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西亞拉斯(見圖)在奧運男子個人鈍劍決賽,以11:15不敵義大利擊劍好手加羅佐屈居銀牌,但為美國隊抱回1932年以來的男子擊劍首面奧運銀牌。 美聯社

儘管美國擊劍好手馬西亞拉斯(Alexander Massialas)為美國隊抱回銀牌,但每位選手都希望自己能奪金,他說,「其實我有點難過,我真希望能拿到金牌。」但在他落敗的那一刻,反而獲得比金牌更重要的東西,那就是「家人的關懷。」馬西亞拉斯在奧運男子個人鈍劍決賽,以11:15不敵義大利擊劍好手加羅佐(Daniele Garozzo)屈居銀牌,但為美國隊抱回1932年以來的男子擊劍首面奧運銀牌。他說,「我一直對自己有信心,認為自己有機會奪金,可惜最後輸了。」當馬西亞拉斯奪金失利的那一刻,他沮喪地蹲了下來,而他的父親兼教練葛雷格(Greg Massialas)曾是三屆奧運的代表隊國手,默默走到他的身旁,輕聲告訴他說,「沒關係。」父親的一句「沒關係」彷彿令馬西亞拉斯得到救贖,獲得更多力量從新站起來,他說,「雖然這只是句簡短的話,但對我來說意義重大。」最後他站上頒獎台,眼中仍泛著淚光,他說,「我仍為自己感到自豪。」馬西亞拉斯有多麼想奪下金牌,身為父親的葛雷格最知道,他說,「我知道那一刻他非常的難過,因為他從5歲的時候就開始接觸擊劍,那時他就夢想能奪下奧運金牌。」最後獲得金牌的加羅佐則覺得一切很不可思議,他說,「感覺好不真實,過去我認為這件事是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,但現在奪下金牌,完全不敢置信發生了什麼事。」

B0593CD5EE5FBDC4

廣告